澄栀

「刀剑乱舞+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一起补魔吧,master?]

*借用fate设定,补魔大法好
*晴明有灵力没魔力,所以要借用一些.普.通.的.办.法.让从者获得魔力啦www
*背景是晴明死后重生型月世界把一切都忘了,被长时间放置play的刀男式神都黑了(笑:-D
*不可描述的主从日常
*以小剧场方式放送,大概算晴明的刀剑乱舞的衍生篇,和正文没太大关系
*嫖刀男嫖式神拉郎配你一脸

*补魔第二弹 酒吞cp晴明

召唤出眼前这个从者完全是意外。

他对于圣杯这种东西并没有太大的执念。所以为什么会被选中啊。鲜红的咒令分为三股缠绕在手背上,为了避免麻烦,已经被阴阳师用法术隐藏起来了。

而眼前的从者有些和咒令一般的鲜红发色,狂傲不羁的翘起,麦色的肌肤有一大半裸露在外,他双手环胸,漂亮的眼睛微微笼下,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上位者的气息。

但更让晴明忌惮的是——他身上从没掩盖过的血腥味。

宛如修罗。

很不好对付的样子啊 。晴明在心里叹气。

更要命的是,身为一名强大的阴阳师,他拥有庞大的灵力。即使从没主动收复式神,晴明自身拥有着的便已经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了。

至于为什么不收复式神——这个晴明也说不上来,仅仅只是觉得,有着谁在等着他而已。

那是一种非常浓烈的执念。

但是啊。但是啊。

没人说过阴阳师就一定要是魔术师吧?

他没有魔力提供给从者啊。

晴明眼神死。

*

那个和他签订了契约后又擅自死去的阴阳师已经很久不见了吧。

侧身倚在枯木上,鬼之主酒吞童子神色漠然的灌了一大口酒。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那个人类的。

明明只是一个人类不是吗?弱小的,瞬间就会死去的人类。

但他是不一样的。有一个声音反驳着。

以脆弱的人类之躯,统御百鬼,狐眸狡黠,扇掩唇角。

只是为了红叶吧。在一切的开始。想要见见到底是谁让红叶如此着迷,到最后,

却把自己赔上了呢。

时间转瞬即逝。记忆中那人的面容却越发清晰起来。酒吞自嘲的笑笑。还真是可悲极了。

直到——

来自异世界的熟悉召唤。

白发的阴阳师一如记忆中一般敲着蝙蝠扇,将熟悉却又陌生的目光投向了他。

很好不是吗。酒吞咧开嘴,无声的笑了。猩红的舌尖舔舐着嘴唇,尖锐的犬牙暴露在空气中。

没有那群烦人的家伙的记忆,他只需要将独属于自己的一份慢慢渲染,直到——让他彻底属于自己。这很好。是吧?

*

刚刚听说从者的名讳时,即使是晴明,也不由得一惊。

酒吞童子。百妖之主。

应该警惕的。毕竟传说中的酒吞如斯凶残。

理智告诉晴明。

可以信任的。他可以交付信任。

内心告诉晴明 。

对于酒吞童子,晴明实在升不起什么警惕心。他不知为何对于酒吞的喜好了如指掌,酒吞对他也不多承让。

就好像是认识了许久的老朋友一般,融于骨血的熟悉。

……

但他不记得了。晴明的记忆里,没有这个有着嚣张红发的大妖怪。

*

没有魔力的支持,即使强如酒吞也不免捉襟见肘。

这让酒吞有些焦虑。

酒吞需要圣杯。晴明问过缘由,但酒吞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不耐烦得啧了一声后坐着酒葫芦离开了。

晴明只当他有着难言之隐。

如果圣杯是可以实现愿望的存在,那么让晴明永远留在我眼前这个小小的请求也是可以的吧?

狂傲如酒吞,也会有如此摸样。

但他只是,只是不想再一次失去了。

他爱他。

*

晴明并不排斥和酒吞接吻。

他可以告诉自己,这只是补魔。只是为了让从者获得魔力 ,以支撑战斗的需求。

但真是如此吗?

*酒吞强硬的钳住阴阳师的下巴,霸道而富有侵略性的吻了上去。

尖尖的犬牙抵住了晴明的舌尖,细细摩挲着,带着些微的痒意。

一吻完毕,酒吞放开了他的手,舔了舔嘴唇,暗紫色的妖瞳直直的撞入晴明水色的眼中。

晴明有些狼狈的移开了眼。

“只是一次补魔……不是吗?”

像是再告诉酒吞,又仿佛在警告自己。

在确定了酒吞获得了足以支撑战斗的魔力后,晴明拿起放在一旁的扇子,转身离开。

酒吞倒是没有拦他,一声若有若无的哼笑飘散在空中。

*

安倍晴明倚着墙,合拢的扇尖抵住了有些公众的唇角,纤长的羽睫附上了一层阴影,叫人看不见他眼中的神色。

指尖抚上胸口,原本有些急促的心跳已经平复。
呀咧呀咧,这可不妙。

*

一个谎言。圣杯的谎言。

此世之恶所化的黑泥铺天盖地的倾泻而来。仿佛要吧整个世界淹没。

安倍晴明飞快的结了个印,透明的结界瞬间张开,绝大部分黑泥被阻隔在外。

晴明皱着眉,局势并不乐观,结界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如果是以自身为代价化为结界,至少这座城市可以保护住。

否则,在圣杯降临的冬木市只会变成人间炼狱。

酒吞敏感的察觉到了晴明的想法,然而他阻止不了(liao)了。

黑泥倾泻的那一瞬,支撑他降临在此世的力量正在消失。

与其相对应,他的身体正变的透明。

晴明对他笑了笑。

“果然酒吞不是此世之妖啊。”

结界的破碎声响起。

“酒吞要回去了吧?”

一丝黑泥倾下。

“我……”

透明的结界彻底破碎。铺天盖地的黑色蜂拥而至。

白发的阴阳师沾染上了黑色。

“……爱你,童子。”

在彻底消散的瞬间,他听见晴明这么说道。

*
入目的是晴朗的天空。

怎么了?

鬼王酒吞站起身。

心中一片刺痛。

他忘了什么。

他爱的是谁?

红叶。……红叶?

不,不对。

暗紫色的瞳眸一片空茫。

我忘记了……谁?

*
“让他忘记吧。这便是我的愿望了。”
白发的青年濒临死亡,但他笑着,被不详的黑色侵染着。
那双明亮的眼暻微微弯起,随即黯淡下来。









































































*嘻嘻嘻甜不甜
*跟泥煤港哦,我昨天玩守望屁股通了个宵但今天凌晨6点,才想起来……今天,是我参加高三奥数保送知识竞赛得日子啊。:-)
*为我的奖学金说再见。
*好甜对不对!(已疯
*放学后我不约小树林不见请把从工地捡来的板砖放回去蟹蟹
*给我一个安慰给我一个红心心我就来一个he结局后续嘛

「刀剑乱舞+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一起补魔吧,master?】

*借用fate设定,补魔大法好
*大概就是有灵力没魔力的晴明为自己的一干式神付丧神嘿嘿嘿补魔的某些不可描述的事
*放心没肉我不开车(冷漠)
*以小片段的形式放送想看谁要留言说哦,不然就只写我喜欢的了w
*背景是晴明意外死去重生到型月世界,却将以前的所有都遗忘了。被召唤的从者都是经过长时间的放置play的黑化英灵XD

逻辑是什么?反正我不造

*先写三明↓↓↓

【身为主人可要好好提供魔力哦?】

    晴明苦恼的看着自己的从者。

    身为一名阴阳师,晴明并没有点亮魔术师这一技能。空有灵力却没有魔力,长时间没有得到魔力的从者几乎连实体都保持不住了。

    这可不行。

    晴明用扇子抵着唇角,轻轻皱起了眉角。

    倒是蓝发的从者笑哈哈的安慰着自己的Master——“如果只是没有魔力的支撑,短时间里没有什么大碍哦?”

    那之后呢?之后怎么办呢?

    从者的慰言没有让晴明放松,他只是侧身靠在床脚,任凭银白色的发丝笼罩着自己的双眼,轻轻敲打着蝙蝠扇。

    或许……可以试试补魔?

    轻叩扇角的回声乍然而止。

    白发的阴阳师似乎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三日月,我们……来补魔吧。”

    灵体化的从者一个趔趄,差点撞上了桌子。

    好半响他才慢慢实体化,倒映着下弦之月的瞳眸注视着自己的Master——“主人愿意和我一起……?”

    他略带疑问的开口,不过很快便朗声笑了起来“如果真是如此,三日月我还真是倍感荣幸呢哈哈哈。”

    晴明微微颔首,站起身,浅蓝的眼眸微微一弯,唇角漾起一丝浅笑,“如果只是一些血液的话,我自然不会推辞。”

    然而从者的笑声却一下子停止了。

    “?”

    不是想得那样啊。

    还真是——白高兴一场。

    不过啊……

    “主人啊。”

    但很快,他又微微的笑了起来。被压低的声线无端的展现出一股若有若无的诱惑。

    “补魔……可不止血液这一种方式哦?”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master,渐变的瞳眸里隐隐可见一丝冷冽的金芒。

    从者的身材本就比晴明高大,他步步逼近,拉长的斜影将晴明完全笼罩在内。

    晴明看见,从者那双绮丽无比的眼睛,就宛如锁定目标的野兽,温柔而又粘稠的注视着自己。

    晴明不自觉的退后一步。

    “补魔啊,还包括体液,比如主君的唾液和……”

      ——精.液

    从者笑着说。

    窗外的月色斜打在三日月身上,为他编制了一层冷清的晕色。

    晴明可以看到,他眼中翻滚的暗流。

    浓郁而压抑。

    仿佛是积攒了上千年的执念。

    晴明呐呐无言。

    “怎么可以让主君受伤呢?”三日月歪歪头,神色无辜。

    “来做*爱吧,主君”从者温柔的笑了。

     英灵的力气是晴明所反抗不了的。

     三日月将晴明逼至墙角,高大的身影隔绝了光线。

    “和我一起吧……主君”

    晴明下意识的想要使用咒令,却在对上三日月宗近的目光时怔愣了片刻。

    那是何等悲哀的神采啊。

    压抑,绝望,偏执,以及深深地哀求。

    也正是这稍纵即逝的片刻,三日月宗近猛的钳住了晴明的下巴,在他喊出命令之前便强硬的堵住了对方的唇。

    晴明陷入了冷香萦绕的怀抱。

    从者灵活的舌轻而易举的撬开了他的牙关,近乎疯狂的索取着口腔中的津液。

    魔力在津液被吞咽的同时涌入身体,三日月加深了这个吻。

    双手扣住晴明的肩,三日月将晴明的头抵在墙上,两人的身影几乎融为一体。

    淫靡的水声回荡在狭小的空间。

    三日月太用力了,以至于晴明几乎是痛苦的眯起了瞳。生理性的眼泪沾湿了睫羽,将他的眼渲染成了一片水色朦胧。

    颊上绯红。

    三日月忽的放开了对晴明的钳制,终于得以喘气的晴明狼狈的扭过头去。

    滑落于肩头的狩服几乎要被完全扯开,三日月似乎若有若无的哼笑一声。

    “接着,做下去吧……”

    ——我可是,几欲发疯呢,对于您的感情。

    绮丽双眼微微弯起,宛如新月。

*

*都说了没肉╰(*´︶`*)╯

*留言告诉我大家想看晴明和谁一起补魔:)

*啊呀呀最近真的忙大家别管我什么时候更新了好不好?

*没动力啊

*就酱(ง •_•)ง

[刀剑乱舞+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 番外篇②一期主场【俘获】

*一期尼终于去花丸啦
*粉满百的小福利.不过之前承诺的正文+修罗场番外依旧会写(最迟周末)
*我辣么勤快还不赶快来亲亲我
*痴汉狗子遇见了同样温柔细腻深得晴明心的草莓🍓
*大天狗:蓝头发的老碧池不许跟我抢晴明大人!

*番外②俘获↓↓↓

    一期一振大概是本丸中最受审神者青睐的一位付丧神了。这位名满京都的阴阳师——安倍晴明,现任的审神者,对于短刀们有着出乎意料的包容之心。

    连带着对于大部分短刀的兄长,粟田口刀派唯一的一把太刀——一期一振的态度也温和了不少。尤其是在发现这把刀还温柔的不像话之后——晴明对于温柔的人从来没有什么抵抗力。

    但这并不包括晴明可以忍受一期对他几乎是病态的照顾——各个方面的。

   “主上的衣服都洗好了呢。”一期笑眯眯的将手中晴明前日换下的内衫晾干。

    “主上的食物已经端来了。”一期笑着将食物放在晴明身前。

    “主上需要我来帮忙更衣吧。”一期对面对繁杂狩衣面露苦恼的晴明问道。

    “主上……”

      ……

    “主上?”面对着蓝发的付丧神,晴明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做答。

    懊恼的揉揉眉心,这位既使面对着再棘手的妖魔也可以从容应对的阴阳师罕见的露出了不知所措的神色。

    “是一期的原因使主上困扰了吗?”一期一振忧虑的望着自己的审神者,郁金的瞳眸里掠过几丝不安。

    “……”这让晴明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闭合的蝙蝠扇轻轻敲击着掌心,晴明抿了抿嘴,眉间的皱痕又深了几许。

    一期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白发的阴阳师。忽然单膝跪地。微微垂下脑袋,天蓝的发丝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的手搭在肩上,将姿态放到了最低——

    “如果是一期的缘由……”

     晴明看不见他脸上的神色,“那么,一期马上改正——”

    “主上……会因此恼怒于我吗?”但晴明可以想象,那一定是不安而恐惧的。

    晴明长叹了一口气,展开了扇子“不是一期的责任。一期你……一切照旧。”

    再这样下去,自己可就真的成了个衣来顺手饭来张口的废柴了啊?

   隐匿在黑暗中的付丧神的脸上勾起了一丝弧度,很快又消失不见。

    再次抬头,又是一幅庆幸的模样——

    “那真是……太好了。”阳光将他的眼映射的极美,像极了纯粹通透的琉璃。

    看着付丧神高兴的样子,废柴就废柴吧,晴明想着,也不禁笑了起来,却错过了蓝发的付丧神眸中一闪而过的阴郁。

    对的,请尽管依赖着我吧,主上。

    ……

    服侍审神者睡下后,一期一振并没有离开。

    阴阳师的白发散落在榻榻米上,被月光渡上了如玉的色泽。

     他捻起一缕白发,在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也许是因为近日来一期形影不离的照顾,他的动作并没有惊醒晴明。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病态的笑意。

     是的,熟悉我的气息,依赖我的服侍,陷入我的温柔,离不开我吧——我所爱着的主上。否则,我也不知道我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痴迷的看着白发的阴阳师。

    我会耐心的结网,直到

    ——将您彻底俘获。

                  *

*这只一期有点儿黑
*#蓝毛切开是黑的#
*嘻嘻嘻我就是这么喜欢他,就算是是黑的一期也有这——么喜欢(比划)
*818辣个趁大狗子办事不在俘获了晴明的男人
*大天狗:你他娘的无耻!
*持久待机的茨木童子:……啧

晴明:感觉身体被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