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栀

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ALL晴明) 醉酒(上+下 合集)

*综刀剑乱舞+阴阳师
*这次是真•修罗场
*上篇以前发过,不过由于时代久远(……)所以我就把上下合并了一下,上篇看过的可以直接跳。

本丸庭院中的那棵樱树开花了。

据樱花妖说,是很罕见的万叶樱呢。远远望去,遮天蔽日的杏粉色几乎笼罩了一片天。

当即次郎就兴奋的提出一起去品酒赏花。虽说晴明对于喝酒这件事一直不太喜欢,但是萤草啊,山兔啊,樱花妖啊,大抵也很少见过万叶樱吧?

万叶之樱,可遇难求。思来想去,宠溺自家崽的晴明便同意了次郎的提议。

不过由于晴明事先声明过自己不善饮酒,众刀剑神色微妙的将酒换成了小孩也可以喝的果酒。

不善饮酒啊……鹤丸国永嘴角噙着一抹狡黠的笑容,提着酒坛和一期一振去布置会场了。身后跟着同样神色莫名的三日月宗近。

     姑获鸟领着一群短刀和稍弱的中级式神组成了一支童子军,樱花妖和桃花妖早早的坐在樱树枝上不知在讨论什么,大天狗待在晴明身边哪也没去,茨木童子独自一人站在房顶上,神色默然的眺望远方。

     一派其乐融融。

  式神和刀剑们相处的很好,这是让晴明颇为高兴的一件事。心情愉悦的后果就是——

面对着一众短刀们亮晶晶的眼神,晴明无奈的接受了对方的敬酒

——只是果酒……应该没问题吧?

甜淡的味道,还有一丝浓厚的酒味。

感觉味道有点怪。

一人给晴明灌了一杯的短刀们好似完成了什么大任务,在晴明摸了摸他们的他们的头后,欢呼雀跃的离开了。

     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和姑获鸟一起照顾小孩子们的一期一振抱歉的朝被灌了不少酒的阴阳师笑了笑。

     晴明不甚在意的冲他摇了摇扇子,倒是坐在他身边的三日月宗近带着一抹迷之微笑,又给晴明满上了一杯酒。落座樱树下的最美太刀噙着笑,美的不可方物。

轻抿一口手中的果酒,晴明总觉得脑袋有些犯晕。

只是果酒,还不至于吧。

将那个荒诞的想法抛于脑后,杯中的液体被一饮而尽。

他将视线定格在头顶层层叠叠的樱花上,那真是一种美丽的色彩。

不过要论最美,却是怎么也比不过端坐在在他身侧的三日月宗近。

天下五刀,最美之刃。是最绮丽的存在。

一片粉樱晃晃悠悠的落下,卡在了付丧神头上金色的流穗中。

这把最美之刃垂着眸,美丽的双眼被鸦羽般纤长的眼睫笼罩着,似乎毫无所觉。

晴明忍不住伸出手,取下了花瓣。

他听见自己说:“花很漂亮。”

将花瓣对准三日月的瞳眸:“和你的眼睛一样。”

——“真是迷人啊。”

哦呀哦呀,这是被夸奖了吗?三日月微微睁大了那双投影着下弦之月的眼眸。

    但那一瞬间的惊讶很快化为了更深的笑意。

从审神者手中取下花瓣按在掌心,“主上可是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人了。”

他注视着晴明因为酒精而被染上了绯红的眼角和水光敛艳的眼睛,微凉的指尖抚上了他的脸颊。

有些不适的歪了歪头,银白色的发丝从肩头滑落到胸前。

指尖从脸向下缓缓的移动,最后停在了脆弱的脖颈,带着让人战栗的触感。

晴明不喜欢让人将自己脆弱的地方掌控。

三日月宗近的指尖抵住那片白皙的肌肤,在晴明想要挥开他的手时,手掌一翻——“是花哦。”

露出了藏在掌心的花瓣。

“……”无言以对。

*

撞见了全过程的大天狗觉得自己的翅膀都要炸了。

那把可恶的刀,调戏了,自己追了好几年的人!

虽然晴明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就对了。

但是这能忍吗?这还能忍?!

瞧见晴明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衫而返回本丸取了一件羽织的大天狗不由分说的挤进了三日月宗近和安倍晴明的中间。

三日月宗近笑容不变。

抖开手中的羽织,大天狗将其披在了安倍晴明的肩上。“初春乍暖,晴明大人要小心身体。”

“……嗯”迟钝的看了铂金发色的妖怪几秒,晴明浅浅的颔首应下。

大天狗这才注意到对方红的不正常的脸颊。

此时的阴阳师完全没有了素日里清冷高贵不食人间烟火的距离感。

银白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俊逸的脸庞上泛着红晕,晴明的双眼一向是清醒锐利的,但此时,朦胧的水色笼罩了他的双眸,眼角的桃红更为他那形状本就魅人的眼型更添一份妖艳。

这对比着实是十分强烈,此时的阴阳师更让人想要压在身下狠狠的侵.犯。

简直是……让人着迷。

大天狗不太想让晴明的这番姿态让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瞧见。

显然三日月宗近也是这样想的。

“晴明大人,我来送你回去休息吧。”

“主上,我随您一起回去吧。”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大天狗冷着脸看向了三日月宗近。对方那双绮丽的双眼,也正注视着自己。

“哈哈哈,多管闲事的看门犬只会惹得主人徒添不快的哟?”三日月捏着袖角,掩面轻笑。

“即使只是一条野犬,我也是晴明大人最信任的存在。”大天狗苍青色的眼眸是满满的不屑。

“我会是保护主上的利刃。你是晴明的式神,却又不仅仅是他的式神。而我是他的利刃,也仅仅只属于他。”三日月宗近面色平静,笑容在不知不觉间消褪。他眼中没有半点波澜,那对漂亮的弦月此时更像是两弯刀锋,锐利极了。

“哈?你这家伙……”大天狗气极反笑。

    “啧。”
“无所谓的争吵。”向这边走來的白发赤角的妖怪打断了大天狗未完的话语。

“喂,安倍晴明。你没事吧?”但他没有将视线分给其他两人,仅仅只是皱着眉语气恶劣的问着安倍晴明。

      愿意来到这里,他只是为了眼前这家伙罢了。

“……啊?”

茨木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看着阴阳师有些茫然的神色,当即拉起对方转身就走。

麻烦死了,这家伙。

    到处沾花惹草。
……
 
     醉酒的感觉并不好。

    被茨木童子拉回了自己休息的房间后,不多时,脑内懵懂的晴明便昏昏沉沉的沉入了睡梦中。

   茨木在他睡着后也离开了。

   睡着了的晴明并不知道自己的本丸已经炸开了锅。

     脸色几乎快要和身后的翅膀一样黑的大天狗与满脸灿烂微笑周身却在不停的飘着黑色樱花的三日月宗近散发着和善(……)的气息,将正准备偷偷逃走的鹤丸国永不由分说的抓去进行了一次手合。

    被五花太刀和传说中的大妖怪教(qi)育(ling)了一番的鹤丸留下了悲伤的眼泪。

    揉着已经青紫的嘴角,白发白衣的付丧神有些狼狈的从手合室走出来。

    被惨无人道的教训了一番,鹤丸国永却并没有显得有多么受挫。

    想起那一向骄傲冷漠的大天狗捏着扇子一边不要命的冲自己飙羽毛,一边黑着脸朝他咬牙切齿的怒吼:“你这家伙居然敢让晴明大人喝度数那么高的浓酒,不知道晴明大人不胜酒力吗?喝就算了,居然……还不是只我一个人在!”

    说到最后,他的音调猛的升高 ,将凶狠的目光牢牢的定格在笑的一派温柔的三日月宗近身上,看起来像是恨不得将其人道毁灭。

     狼狈的躲避着一片片射来的黑羽,可恨的是三日月那家伙居然还无动于衷的站在一边。

     明明这家伙可是看着他把酒换了的吧?老狐狸!

     于是他也很不道德的高声喊道:“喂喂,我说三条家的,这主意可是我们一起想出来的啊,不要躲在一边当缩头乌龟啊!”

    成功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大天狗的怒气祸水东引之后,鹤丸很没胆子的趁机溜了。

    说实话,打不过还不准跑嘛。一想到三日月那家伙可能会遭殃,没心没肺的鹤丸就不由得吃笑一声。

     这一笑可好,牵动了嘴角边得伤口的付丧神还没有得瑟半会儿,就又被唇边的疼痛引的倒吸一口凉气。

    其实原本是准备去找药研藤四郎手入一下的。但是当他经过审神者的房间时,也不知怎么的,脚步却移不开了。
 
    大概是和其他人一样,中了一种叫做晴明的蛊毒吧。

    蹑手蹑脚的趁着没有人发现,偷偷将门拉开一点缝隙,阳光从鹤丸银白色的发间渗透过,他歪着头,悄悄打量着睡着的审神者。

    金色的眸子盛满了灿烂的阳光,宛如一汪琥珀色的泉水般澄澈。
    
    即使是很微小的声音,也足以惊醒浅眠中的晴明。

    这已经是形成已久的习惯了。

    刚刚睁开的双眼犹带几分迷茫,白发白衣的付丧神从玄关望来,全身沐浴在阳光下的鹤丸国永几乎要融化在这份温暖里,恍若即将振翅高飞的仙鹤一般,下一秒就要离去。

    刚刚醒来的晴明有一瞬间的被惊艳。

    当然,如果忽视掉他嘴角边那块显眼的伤口就更好了。

   察觉到晴明醒来,鹤丸国永也不扭捏,他大大方方的将门拉开,举着手冲安倍晴明打了个呼:“哟,主君醒了吗?”

   醉宿之后犹带几分头疼的晴明按了按太阳穴,支起身,冲他点了点头。

   “是鹤丸啊。”由于刚刚醒来的缘故,他的声音略带几分低沉与沙哑,轻轻的,撩人心弦。

  “没错哦。”鹤丸走进房间,反手将门关上“晴明感觉怎么样?”

   “嘛,有些糟糕呢。”晴明揉了揉眼睛,试图让仍然有写混沌的脑袋清醒一些。

    “诶,看来晴明是真的很不擅长饮酒呢。”鹤丸国永鼓了鼓脸颊,走到安倍晴明的身边跪坐下来,将手贴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他的手很冰凉,瞬间让晴明清醒了不少。

      两人靠的很近,这让晴明连鹤丸国永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白皙的肌肤上,无端的被印了一道青紫的伤痕,想让人不在意都难。

     伸出手指点了点鹤丸脸颊上的伤痕,看着他马上扭成一团的五官,晴明好笑的问:“怎么搞的呀?”
     
    “诶,晴明会为我做主吗?”捂着脸,鹤丸狡黠的笑了笑,“是大天狗把我揍了一顿哟。嗯……还有三日月宗近那个家伙见死不呢。”

    看着对方不费余力的告黑状,晴明失笑。

  “那是因为你将我的果酒换成了度数很高的浓酒吧。”

  “!”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原来晴明你知道了啊。”鹤丸心虚的眨了眨眼“主上不要生气好不好?”

   晴明唇边的笑意加深,看着对方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由得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我没有生气哦。”

   哦呀哦呀,这是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了吗?鹤丸国永有些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但他很快又笑了起来,得寸进尺的说:“晴明再帮我吹一吹好不好?这里很痛诶。”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好不好嘛!”

“你可以直接找药研手入啊。”
 
  “不要!”

    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啊。抵不过鹤丸的晴明无奈叹气,“明白了,明白了。”

   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吐吸,鹤丸轻轻的笑了。

   在晴明将嘴凑过来时,原本侧着叫脸的鹤丸歪了歪头,正巧让对方吻在了自己的唇上。

   “!”

     一期一振差点没有拿稳手中要送去给晴明的醒酒汤。

     拉开门,正巧撞见了鹤丸这家伙引诱自家审神者的一期感觉很不好。

    同样怀有这样心情的可不止他一个。

    晴明尴尬的快速将鹤丸推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鹤丸,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轻松的向一期一振笑了笑。

    满脸的挑衅。

    呵。

    水蓝色短发身着军装的付丧神一把将鹤丸扯了过来。

  “出去。”

    他冷着脸,语气不容拒绝。

    鹤丸耸了耸肩,很听话的离开了。

   说到底还是赚了呢。摸了摸嘴唇,鹤丸笑的眉眼弯弯。

   *

   房间里只剩下了晴明和一期两人。

   一期一振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端着碟子,里面盛着半碗醒酒汤。
 
   “这是切烛台光忠殿熬的汤,晴明大人喝一点吧。”

     一期没有提刚才的事,将手中的碗凑到晴明嘴边后,他安静的垂着眸,没有说话。

     被羽睫掩盖住的郁金色瞳孔中涌动着晦暗不明的情绪。

   “嗯。谢谢了,一期。”晴明朝他笑了笑,接过对方手中的碗,一饮而尽。

    只是个意外,刚才。

    这样想着,晴明掩下眸,只觉睡意翻涌。

   像是察觉到了晴明的想法,一期一振抬起头,眼中又是一片清明。

   “晴明大人休息一会儿吧。我会在这里守着您的。”

    看着一期认真的神色,晴明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不久,呼吸平稳下来。

    服侍审神者睡下后,一期一振却并没有离开。

阴阳师的白发散落在榻榻米上,被渡上了如玉的色泽。

一期捻起一缕白发,在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神色莫名。

     晴明大人……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却又在触碰到他的一瞬间如触电般缩回。

     晴明……

     默默在心底咀嚼这个名字,一期闭了闭眼,将心中的情绪压下。

     好梦,晴明。
   
     收拾好碗,一期一振轻声离开了。

     至于鹤丸,相信不管是大天狗还是茨木童子,或者是三日月宗近,都会很乐意和他交流一下的吧?(笑
     
    
*修罗场!
*上下合集,上篇是以前发过了的。
*本文主要更新在晋江,因为是个综漫大长篇,所以决定只在这里发番外之类的小段子。如果怼这篇文章有兴趣,可以去晋江看。笔名都是一样的。
   

[刀剑乱舞+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 番外篇②一期主场【俘获】

*一期尼终于去花丸啦
*粉满百的小福利.不过之前承诺的正文+修罗场番外依旧会写(最迟周末)
*我辣么勤快还不赶快来亲亲我
*痴汉狗子遇见了同样温柔细腻深得晴明心的草莓🍓
*大天狗:蓝头发的老碧池不许跟我抢晴明大人!

*番外②俘获↓↓↓

    一期一振大概是本丸中最受审神者青睐的一位付丧神了。这位名满京都的阴阳师——安倍晴明,现任的审神者,对于短刀们有着出乎意料的包容之心。

    连带着对于大部分短刀的兄长,粟田口刀派唯一的一把太刀——一期一振的态度也温和了不少。尤其是在发现这把刀还温柔的不像话之后——晴明对于温柔的人从来没有什么抵抗力。

    但这并不包括晴明可以忍受一期对他几乎是病态的照顾——各个方面的。

   “主上的衣服都洗好了呢。”一期笑眯眯的将手中晴明前日换下的内衫晾干。

    “主上的食物已经端来了。”一期笑着将食物放在晴明身前。

    “主上需要我来帮忙更衣吧。”一期对面对繁杂狩衣面露苦恼的晴明问道。

    “主上……”

      ……

    “主上?”面对着蓝发的付丧神,晴明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做答。

    懊恼的揉揉眉心,这位既使面对着再棘手的妖魔也可以从容应对的阴阳师罕见的露出了不知所措的神色。

    “是一期的原因使主上困扰了吗?”一期一振忧虑的望着自己的审神者,郁金的瞳眸里掠过几丝不安。

    “……”这让晴明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闭合的蝙蝠扇轻轻敲击着掌心,晴明抿了抿嘴,眉间的皱痕又深了几许。

    一期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白发的阴阳师。忽然单膝跪地。微微垂下脑袋,天蓝的发丝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的手搭在肩上,将姿态放到了最低——

    “如果是一期的缘由……”

     晴明看不见他脸上的神色,“那么,一期马上改正——”

    “主上……会因此恼怒于我吗?”但晴明可以想象,那一定是不安而恐惧的。

    晴明长叹了一口气,展开了扇子“不是一期的责任。一期你……一切照旧。”

    再这样下去,自己可就真的成了个衣来顺手饭来张口的废柴了啊?

   隐匿在黑暗中的付丧神的脸上勾起了一丝弧度,很快又消失不见。

    再次抬头,又是一幅庆幸的模样——

    “那真是……太好了。”阳光将他的眼映射的极美,像极了纯粹通透的琉璃。

    看着付丧神高兴的样子,废柴就废柴吧,晴明想着,也不禁笑了起来,却错过了蓝发的付丧神眸中一闪而过的阴郁。

    对的,请尽管依赖着我吧,主上。

    ……

    服侍审神者睡下后,一期一振并没有离开。

    阴阳师的白发散落在榻榻米上,被月光渡上了如玉的色泽。

     他捻起一缕白发,在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也许是因为近日来一期形影不离的照顾,他的动作并没有惊醒晴明。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病态的笑意。

     是的,熟悉我的气息,依赖我的服侍,陷入我的温柔,离不开我吧——我所爱着的主上。否则,我也不知道我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痴迷的看着白发的阴阳师。

    我会耐心的结网,直到

    ——将您彻底俘获。

                  *

*这只一期有点儿黑
*#蓝毛切开是黑的#
*嘻嘻嘻我就是这么喜欢他,就算是是黑的一期也有这——么喜欢(比划)
*818辣个趁大狗子办事不在俘获了晴明的男人
*大天狗:你他娘的无耻!
*持久待机的茨木童子:……啧

晴明:感觉身体被掏空

「刀剑乱舞+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all晴明】

*对不起我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开坑了

*手游阴阳师+刀剑乱舞

*式神和刀男的争宠日常修罗场

*这个晴明不是原版,不走剧情,黑晴明被蝴蝶。大狗子跟了主角。

*面对一本丸的 sr,ssr,我就问你怕不怕!

*非洲晴明可耻的屈服了【我就只有两个SSR其中还有一个茨木大基佬啊!】

*然后晴明就有了一本丸的黑化暗堕SSR

*丧(喜)心(闻)病(乐)狂(见)

*学会微笑:)

*思如泉涌的我决定过两天就动笔来写

-预告-

    风华绝代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撑开了那柄蝙蝠扇抿嘴轻笑。

   “审神者?还真是一个狂妄的称呼啊?”

   “那么你有什么资格来让我答应你呢?”

      眼前的狐狸式神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安倍晴明大人,本丸里的大家都是由各个时代刀剑所化的付丧神,实力都不弱。难道大人您不想了解一下千年后的世界吗?或者就当做一个消遣,为大人您自己找一个乐子,大人何乐而不为呢?”它的话语显得恭敬而卑微。

  ——眼前的这位,可是后来名满天下的日本阴阳师啊。

   虽然现在也差不多是了。

    白发的阴阳师合拢了扇子,抵在唇边想了想,忽的眯起了眼,恍若天神般俊美的面容上绽放了一抹微笑。

    欣然应许。

  “的确,现在的生活很无聊呢。那么——”

   “暂且答应你吧。”

*

晴明的内心戏:原来这世界还是个综合版本啊!很好,这很阴阳师。

从小到大抽式神只抽了两个SSR的非洲晴明毅然答应了狐之助的请求。

面对一本丸的SSR我就问你心不心动!

就算只有两个SSR,但是我可是满级的白狐之子平安京的贵公子吊到飞起的大阴阳师啊!(给网易爸爸氪金后穿成安倍晴明的伪阴阳师发誓,再氪金就剁手!)

唯二的SSR大天狗和茨木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