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栀

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①(ALL晴明)

  *综阴阳师+刀剑乱舞
  * 万人迷晴明,修罗场预定

     近期以来,京都中不明妖物袭人的传闻愈演愈烈。

      而被请去除妖捉鬼的阴阳师大多无终而返。

      于是这事便搁在了晴明身上。

      毕竟,那可是无所不能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啊。

       被普通人类如此敬仰的晴明到底是否如传闻中那般所向披靡还不可知,但是这位年轻的阴阳师的的确确是在为这件事烦恼着 。
      
       初春时节樱生色,繁花压枝不胜人。

       身着鹤纹狩服头戴高冠的阴阳师睨着眼侧立在庭院,颇为悠闲的支着蝙蝠扇,浅酌着一杯清茶。

        要说是烦恼于心,以他这般闲适模样,说出去大概是没人相信的。

        妖物袭人,仅仅数天便有不少人遭难。不管是身份卑微的普通百姓,还是权高位重的贵族官吏,被袭之人的身份有大有小,完全让人不知下一个目标是谁。

       一时之间,京都之中人人自危 。

      让人颇感离奇的是,被袭击的人全部都消失不见,案发之地也不曾有半分妖气。或者是在沐浴时,或只是在耕种时,就像是被忽然神隐一样消失了。

       晴明有去过案发地查看,的确如那些无功而返的阴阳师们所说一致,没有妖气。

       但是。

       有一股不同於妖怪的、令人厌恶反感的,包含着深沉恶意的古怪气息在出事的地方挥之不去 。

      仿佛只有他一人可以感觉得到。
      
     想到此处,晴明不由得拢起眉心,有些困扰的用扇尖抵住了唇角。

      一看就是麻烦事。

      幽幽叹气,晴明将已经微凉的茶水一饮而尽。

      不管怎么说,到底还是要再去看看的。

       白色的纸鸢晃晃悠悠的低空飞行,被随风飘起的樱花瓣砸的差点儿坠落,好在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将它握住了。

        晴明将落入手中的小式神展开,被纸鸢带回的关于事件又一次发生的最新消息被晴明收入眼中。

       随手燃起一朵灵火将已经废弃的纸鸢化成灰烬,天色正好,晴明打算立刻出发。

       枫桥山脚下,一位农妇失踪了。

        和之前的手笔一样,又是悄无声息的离奇失踪。

       枫桥山下的村庄虽然很小,但十分的宁静。

       几十年来不受妖怪侵扰的安逸日子,却在今天被终结。

    谁也没有想到,灾恶会来的如此之快。
     而那位失踪不久的老妇人正是居住在距离村庄稍远的半山腰上。如若不是那么妇人有着每天清晨都会到市集上为她那年幼的孙子购置食品的习惯,以及她已经不小的年纪,在发现老妇人迟迟不来之后,村民们大约也不会知道妇人居然失踪了。

       枫桥离京都稍有距离,待晴明赶到时,早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初春阳暖,在一派大好春光之下,本该热闹非凡的村子却安静极了。

       大部分的居民们都选择了闭门不出。毕竟那妇人的消失,实在是太奇怪了,再联想到近日里的传闻,人们自然是会感到害怕的。

       安倍晴明并没有召唤出他的式神,只是独自一人踏入了村庄。身上的狩衣繁丽华贵,好在他体质偏寒,在这春日里穿着那厚实的衣服倒也不觉得热。

       微风和暖,轻柔而不着痕迹从晴明身旁略过,勾起几丝白发,忽的远去了。

       将被吹乱的长发别在耳后,晴明微微皱眉。

        顺着视野,在一片春和中的村庄就在眼前。

      从村中吹过的风中夹杂着一股让人厌恶的腐朽的气息。

       不像是一般的妖气,也不像是有怨灵集结而成的怨气,那种感觉很微妙,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但在那让人不喜的腐朽意味中,却又仿佛带有一股格格不入的冷香,十分的微弱。抽出别在腰上的折扇轻轻掩面,晴明的步伐不变,依然不紧不慢。

      柔软的草芽被碾压在脚底,一路走去,却又不留一丝痕迹 。 

       顺着气息传来的方向向前直到横穿过整个村庄,在枫桥山下,拥有灵视的晴明可以看见,深灰色的雾气从山上扩散下来,几乎将整个山头都笼罩了。

       不仅如此,如果仔细辨别,那微弱得冷香也是从那雾气最为浓烈的地方传来。

       从村口直灌入村尾,再沿着出村的小路走一段,绿意葱茏的枫桥山近在眼前。

       高大的树木投射下了深深浅浅的阴影,不让阳光有半分的渗透。 长期被人行驶而扩建出来的林道一路向上延伸,幽暗极了。

      扩散在整座山上的浓郁的灰雾似乎是感受到了晴明身上精纯的灵力,仿佛是有生命一般,纠结成宛如毒蛇般的形状,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就是这里了。
       一切的源头。

       不急不慢的将扇尖抵住唇角,精纯的灵力从身边溢出,瞬间驱散了浓郁的黑雾。比起之前,去过的案发地,这里的让人不适的气息简直浓郁的可怕。

      或许晴明所想要的真相,在这里就可以找到。

      而且,那若有若无的冷香也浓郁了几分。轻轻浅浅的混合在这黑雾之中,却又没有被他们同化,清雅遗世。

       心中多了几分对着奇艺香气的好奇,晴明维持着灵力持续驱散着雾气,悠闲地摇着扇子,对于这即将到来的危险怡然不惧。

       身为阴阳师,怎么能在危险前露怯呢?扇角掩盖着唇边的笑意,晴明果断走入林中。

       不去看一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啦。

*
       树木的阴影好似将他与外面的杨广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穿行在幽暗的秘林,不多时,便快要登顶。高顶的树木逐渐减少,却没有半分阳光透露出来,雾气就像是一顶罩子,将光线遮了个严严实实。浓郁的几近凝为实质的黑气聚为一团,再山顶的一片空上盘旋。

      冷香源于一把刀。
     
      斜插入泥土中,周围不详的黑气似乎想要将它吞噬,却又被刀身周围散发出的深蓝色光晕驱逐开。即使视线被雾气阻挡,但晴明仍然可以看见那把刀不同寻常的美丽。真的是,分外美丽。

       拨开树木看见眼前景象的晴明微微赞叹。

      仿佛是察觉到了有人到来,盘旋在那把刀身边的黑气瞬间拧扎成一股,凶猛的向晴明袭来。

      反手结了一个桔梗印推去,却不想被灵力撞碎的黑气又在刹那间重新凝聚,半点不减威风。

      晴明的表情这才显得认真了起来。“哎呀哎呀,这可不好办啊。”口中说着貌似苦恼的话语,手上的动作却速度不减。

      持扇在半空中绘画出一个五芒星,“束缚!”带着些许冷意的吐出阵法的名字,透明的波光从晴明的扇尖溢出,瞬间化为一个无色的结界,将黑气笼罩在内。

      漂亮的狐狸眼微眯,柔和的五官也因为这上挑的眼角而显得凌厉起来,“阴阳术……不起作用吗。”

       看着无视结界速度不减的黑气依然向自己袭来,晴明只好打算召唤式神试一试。

       然而。
      -请唤醒我,让我为您斩杀邪祟吧-

      清朗的男音忽然响起,像是水中的涟漪般扩散在空气中。被稍稍压低的音色略带一分沙哑。

      晴明挑了挑眉,当机立断放弃了召唤,足下一个巧劲,向那把插在土地里的刀跃去。肯定是这把古怪的刀。

      既然阴阳术也不起作用,想必这雾气就算是妖怪也奈何不了。既然这把刀可以在黑气缭绕的情况下不被毁灭,那么自然是有对付它的方法的。

       万千思绪涌入脑海,又去潮水般褪去。

       当覆盖着灵力的手触碰到那把刀的刀柄的一瞬间,晴明身上一大半的灵力朝着那把刀蜂拥而去。

      呀咧呀咧,要是这把刀不起作用可就完了啊。感受着灵力迅速流逝,晴明微微感叹着,却也并没有放开手。

       浓郁的白光自刀身蔓延而起,迅速布满所有角落,与此同时,一道深蓝色的身影取代了刀剑。

       晴明按刀柄上的手也落在了男子的脸颊边。

       渐变蓝的双瞳中含着一轮弯月的青年微笑着,握住了晴明的手。

      气质卓雅的青年用另一只手抽出别在腰间的刀,将冲着两人袭来的黑气利落一斩——不详的黑气瞬间化为乌有。

       被青年握着手半拥入怀中的晴明稍微有些懵圈。

      等会儿?

      Excuse me?

       直到黑气被青年轻而易举的消灭掉之后,晴明才回过神来。

       这东西就这么好对付啊。微微唾弃了一下自己,从青年怀里挣脱出,晴明用合拢的蝙蝠扇敲了敲手心。

     “那么这位阁下,你是由刀剑诞生出的付丧神吗?”由刀剑幻化而成,又不带一丝妖气,可不是付丧神么?

       由刀剑所化的神灵可是十分稀少呢。

       毕竟刀剑,都是杀人染血之物啊。

       身着华贵衣衫面容堪称美丽的付丧神扯开一抹笑意,连带着那双漂亮的瞳眸也弯成了一个醉人的弧度。

     “是的……主殿。”

       青年神色有些复杂的吐出最后两个字,语音温柔而眷恋,仿佛是在鸣叹着自己情人的名字一般。

     “我的名字是”蓝发的付丧神噙着笑,眼中浓郁的感情几乎要流露出来。

     “三日月宗近。”

*爷爷先出场。源于一个爷厨的期盼qwq
*慢慢写,反正我不急

 
      

评论(21)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