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栀

「刀剑乱舞+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一起补魔吧,master?]

*借用fate设定,补魔大法好
*晴明有灵力没魔力,所以要借用一些.普.通.的.办.法.让从者获得魔力啦www
*背景是晴明死后重生型月世界把一切都忘了,被长时间放置play的刀男式神都黑了(笑:-D
*不可描述的主从日常
*以小剧场方式放送,大概算晴明的刀剑乱舞的衍生篇,和正文没太大关系
*嫖刀男嫖式神拉郎配你一脸

*补魔第二弹 酒吞cp晴明

召唤出眼前这个从者完全是意外。

他对于圣杯这种东西并没有太大的执念。所以为什么会被选中啊。鲜红的咒令分为三股缠绕在手背上,为了避免麻烦,已经被阴阳师用法术隐藏起来了。

而眼前的从者有些和咒令一般的鲜红发色,狂傲不羁的翘起,麦色的肌肤有一大半裸露在外,他双手环胸,漂亮的眼睛微微笼下,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上位者的气息。

但更让晴明忌惮的是——他身上从没掩盖过的血腥味。

宛如修罗。

很不好对付的样子啊 。晴明在心里叹气。

更要命的是,身为一名强大的阴阳师,他拥有庞大的灵力。即使从没主动收复式神,晴明自身拥有着的便已经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了。

至于为什么不收复式神——这个晴明也说不上来,仅仅只是觉得,有着谁在等着他而已。

那是一种非常浓烈的执念。

但是啊。但是啊。

没人说过阴阳师就一定要是魔术师吧?

他没有魔力提供给从者啊。

晴明眼神死。

*

那个和他签订了契约后又擅自死去的阴阳师已经很久不见了吧。

侧身倚在枯木上,鬼之主酒吞童子神色漠然的灌了一大口酒。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那个人类的。

明明只是一个人类不是吗?弱小的,瞬间就会死去的人类。

但他是不一样的。有一个声音反驳着。

以脆弱的人类之躯,统御百鬼,狐眸狡黠,扇掩唇角。

只是为了红叶吧。在一切的开始。想要见见到底是谁让红叶如此着迷,到最后,

却把自己赔上了呢。

时间转瞬即逝。记忆中那人的面容却越发清晰起来。酒吞自嘲的笑笑。还真是可悲极了。

直到——

来自异世界的熟悉召唤。

白发的阴阳师一如记忆中一般敲着蝙蝠扇,将熟悉却又陌生的目光投向了他。

很好不是吗。酒吞咧开嘴,无声的笑了。猩红的舌尖舔舐着嘴唇,尖锐的犬牙暴露在空气中。

没有那群烦人的家伙的记忆,他只需要将独属于自己的一份慢慢渲染,直到——让他彻底属于自己。这很好。是吧?

*

刚刚听说从者的名讳时,即使是晴明,也不由得一惊。

酒吞童子。百妖之主。

应该警惕的。毕竟传说中的酒吞如斯凶残。

理智告诉晴明。

可以信任的。他可以交付信任。

内心告诉晴明 。

对于酒吞童子,晴明实在升不起什么警惕心。他不知为何对于酒吞的喜好了如指掌,酒吞对他也不多承让。

就好像是认识了许久的老朋友一般,融于骨血的熟悉。

……

但他不记得了。晴明的记忆里,没有这个有着嚣张红发的大妖怪。

*

没有魔力的支持,即使强如酒吞也不免捉襟见肘。

这让酒吞有些焦虑。

酒吞需要圣杯。晴明问过缘由,但酒吞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不耐烦得啧了一声后坐着酒葫芦离开了。

晴明只当他有着难言之隐。

如果圣杯是可以实现愿望的存在,那么让晴明永远留在我眼前这个小小的请求也是可以的吧?

狂傲如酒吞,也会有如此摸样。

但他只是,只是不想再一次失去了。

他爱他。

*

晴明并不排斥和酒吞接吻。

他可以告诉自己,这只是补魔。只是为了让从者获得魔力 ,以支撑战斗的需求。

但真是如此吗?

*酒吞强硬的钳住阴阳师的下巴,霸道而富有侵略性的吻了上去。

尖尖的犬牙抵住了晴明的舌尖,细细摩挲着,带着些微的痒意。

一吻完毕,酒吞放开了他的手,舔了舔嘴唇,暗紫色的妖瞳直直的撞入晴明水色的眼中。

晴明有些狼狈的移开了眼。

“只是一次补魔……不是吗?”

像是再告诉酒吞,又仿佛在警告自己。

在确定了酒吞获得了足以支撑战斗的魔力后,晴明拿起放在一旁的扇子,转身离开。

酒吞倒是没有拦他,一声若有若无的哼笑飘散在空中。

*

安倍晴明倚着墙,合拢的扇尖抵住了有些公众的唇角,纤长的羽睫附上了一层阴影,叫人看不见他眼中的神色。

指尖抚上胸口,原本有些急促的心跳已经平复。
呀咧呀咧,这可不妙。

*

一个谎言。圣杯的谎言。

此世之恶所化的黑泥铺天盖地的倾泻而来。仿佛要吧整个世界淹没。

安倍晴明飞快的结了个印,透明的结界瞬间张开,绝大部分黑泥被阻隔在外。

晴明皱着眉,局势并不乐观,结界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如果是以自身为代价化为结界,至少这座城市可以保护住。

否则,在圣杯降临的冬木市只会变成人间炼狱。

酒吞敏感的察觉到了晴明的想法,然而他阻止不了(liao)了。

黑泥倾泻的那一瞬,支撑他降临在此世的力量正在消失。

与其相对应,他的身体正变的透明。

晴明对他笑了笑。

“果然酒吞不是此世之妖啊。”

结界的破碎声响起。

“酒吞要回去了吧?”

一丝黑泥倾下。

“我……”

透明的结界彻底破碎。铺天盖地的黑色蜂拥而至。

白发的阴阳师沾染上了黑色。

“……爱你,童子。”

在彻底消散的瞬间,他听见晴明这么说道。

*
入目的是晴朗的天空。

怎么了?

鬼王酒吞站起身。

心中一片刺痛。

他忘了什么。

他爱的是谁?

红叶。……红叶?

不,不对。

暗紫色的瞳眸一片空茫。

我忘记了……谁?

*
“让他忘记吧。这便是我的愿望了。”
白发的青年濒临死亡,但他笑着,被不详的黑色侵染着。
那双明亮的眼暻微微弯起,随即黯淡下来。









































































*嘻嘻嘻甜不甜
*跟泥煤港哦,我昨天玩守望屁股通了个宵但今天凌晨6点,才想起来……今天,是我参加高三奥数保送知识竞赛得日子啊。:-)
*为我的奖学金说再见。
*好甜对不对!(已疯
*放学后我不约小树林不见请把从工地捡来的板砖放回去蟹蟹
*给我一个安慰给我一个红心心我就来一个he结局后续嘛

评论(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