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栀

「刀剑乱舞+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一起补魔吧,master?】

*借用fate设定,补魔大法好
*大概就是有灵力没魔力的晴明为自己的一干式神付丧神嘿嘿嘿补魔的某些不可描述的事
*放心没肉我不开车(冷漠)
*以小片段的形式放送想看谁要留言说哦,不然就只写我喜欢的了w
*背景是晴明意外死去重生到型月世界,却将以前的所有都遗忘了。被召唤的从者都是经过长时间的放置play的黑化英灵XD

逻辑是什么?反正我不造

*先写三明↓↓↓

【身为主人可要好好提供魔力哦?】

    晴明苦恼的看着自己的从者。

    身为一名阴阳师,晴明并没有点亮魔术师这一技能。空有灵力却没有魔力,长时间没有得到魔力的从者几乎连实体都保持不住了。

    这可不行。

    晴明用扇子抵着唇角,轻轻皱起了眉角。

    倒是蓝发的从者笑哈哈的安慰着自己的Master——“如果只是没有魔力的支撑,短时间里没有什么大碍哦?”

    那之后呢?之后怎么办呢?

    从者的慰言没有让晴明放松,他只是侧身靠在床脚,任凭银白色的发丝笼罩着自己的双眼,轻轻敲打着蝙蝠扇。

    或许……可以试试补魔?

    轻叩扇角的回声乍然而止。

    白发的阴阳师似乎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三日月,我们……来补魔吧。”

    灵体化的从者一个趔趄,差点撞上了桌子。

    好半响他才慢慢实体化,倒映着下弦之月的瞳眸注视着自己的Master——“主人愿意和我一起……?”

    他略带疑问的开口,不过很快便朗声笑了起来“如果真是如此,三日月我还真是倍感荣幸呢哈哈哈。”

    晴明微微颔首,站起身,浅蓝的眼眸微微一弯,唇角漾起一丝浅笑,“如果只是一些血液的话,我自然不会推辞。”

    然而从者的笑声却一下子停止了。

    “?”

    不是想得那样啊。

    还真是——白高兴一场。

    不过啊……

    “主人啊。”

    但很快,他又微微的笑了起来。被压低的声线无端的展现出一股若有若无的诱惑。

    “补魔……可不止血液这一种方式哦?”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master,渐变的瞳眸里隐隐可见一丝冷冽的金芒。

    从者的身材本就比晴明高大,他步步逼近,拉长的斜影将晴明完全笼罩在内。

    晴明看见,从者那双绮丽无比的眼睛,就宛如锁定目标的野兽,温柔而又粘稠的注视着自己。

    晴明不自觉的退后一步。

    “补魔啊,还包括体液,比如主君的唾液和……”

      ——精.液

    从者笑着说。

    窗外的月色斜打在三日月身上,为他编制了一层冷清的晕色。

    晴明可以看到,他眼中翻滚的暗流。

    浓郁而压抑。

    仿佛是积攒了上千年的执念。

    晴明呐呐无言。

    “怎么可以让主君受伤呢?”三日月歪歪头,神色无辜。

    “来做*爱吧,主君”从者温柔的笑了。

     英灵的力气是晴明所反抗不了的。

     三日月将晴明逼至墙角,高大的身影隔绝了光线。

    “和我一起吧……主君”

    晴明下意识的想要使用咒令,却在对上三日月宗近的目光时怔愣了片刻。

    那是何等悲哀的神采啊。

    压抑,绝望,偏执,以及深深地哀求。

    也正是这稍纵即逝的片刻,三日月宗近猛的钳住了晴明的下巴,在他喊出命令之前便强硬的堵住了对方的唇。

    晴明陷入了冷香萦绕的怀抱。

    从者灵活的舌轻而易举的撬开了他的牙关,近乎疯狂的索取着口腔中的津液。

    魔力在津液被吞咽的同时涌入身体,三日月加深了这个吻。

    双手扣住晴明的肩,三日月将晴明的头抵在墙上,两人的身影几乎融为一体。

    淫靡的水声回荡在狭小的空间。

    三日月太用力了,以至于晴明几乎是痛苦的眯起了瞳。生理性的眼泪沾湿了睫羽,将他的眼渲染成了一片水色朦胧。

    颊上绯红。

    三日月忽的放开了对晴明的钳制,终于得以喘气的晴明狼狈的扭过头去。

    滑落于肩头的狩服几乎要被完全扯开,三日月似乎若有若无的哼笑一声。

    “接着,做下去吧……”

    ——我可是,几欲发疯呢,对于您的感情。

    绮丽双眼微微弯起,宛如新月。

*

*都说了没肉╰(*´︶`*)╯

*留言告诉我大家想看晴明和谁一起补魔:)

*啊呀呀最近真的忙大家别管我什么时候更新了好不好?

*没动力啊

*就酱(ง •_•)ง

评论(1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