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栀

[刀剑乱舞+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刀剑乱舞【番外】我家式神和刀剑男子的惨烈修罗场①

*搞事搞事搞事!
*惨烈的修罗场!
*有点多
*分成上下两篇,下篇明天再发。
*妈呀我不会写修罗场啊,将就着看吧?
*【我家式神与刀剑男子的惨烈修罗场①】↓↓

    本丸庭院中的那棵樱树开花了。

    据樱花妖说,是很罕见的万叶樱呢。远远望去,遮天蔽日的杏粉色几乎笼罩了一片天。

    次郎兴奋的提出一起去品酒赏花。虽说晴明对于喝酒这件事一直不太喜欢,但是萤草啊,山兔啊,樱花妖啊,大抵也很少见过万叶樱吧?

    万叶之樱,可遇难求。思来想去,宠溺自家崽的晴明便同意了次郎的提议。

    不过由于晴明事先声明过自己不善饮酒,众刀剑神色微妙的将酒换成了小孩也可以喝的果酒。

    不善饮酒啊……鹤丸国永嘴角噙着一抹狡黠的笑容,提着酒坛和一期一振去布置会场了。身后跟着同样神色莫名的三日月宗近。姑获鸟领着一群短刀和稍弱的中级式神组成了一支童子军,樱花妖和桃花妖早早的坐在樱树枝上不知在讨论什么,大天狗待在晴明身边哪也没去,茨木童子独自一人站在房顶上,神色默然的眺望远方。

     式神和刀剑们相处的很好,这是让晴明颇为高兴的一件事。心情愉悦的后果就是——

    面对着一众短刀们亮晶晶的眼神,晴明无奈的接受了对方的敬酒

    ——只是果酒……应该没问题吧?

    甜淡的味道,还有一丝浓厚的酒味。

    感觉味道有点怪。

    一人给晴明灌了一杯的短刀们好似完成了什么大任务,在晴明摸了摸他们的他们的头后,欢呼雀跃的离开了。

   和姑获鸟一起照顾小孩子们的一期一振抱歉的朝晴明笑了笑。晴明不甚在意的冲他摇了摇扇子。倒是坐在他身边的三日月宗近带着一抹迷之微笑,又给晴明满上了一杯酒。

    轻抿一口手中的果酒,晴明总觉得脑袋有些犯晕。

    只是果酒,还不至于吧。

    将那个荒诞的想法抛于脑后,杯中的液体被一饮而尽。

      他将视线定格在头顶层层叠叠的樱花上,那真是一种美丽的色彩。

    不过要论最美,却是怎么也比不过端坐在在他身侧的三日月宗近。

    天下五刀,最美之刃。是最绮丽的存在。

  
    一片粉樱晃晃悠悠的落下,卡在了付丧神头上金色的流穗中。

    这把最美之刃垂着眸,美丽的双眼被鸦羽般纤长的眼睫笼罩着,似乎毫无所觉。

    晴明忍不住伸出手,取下了花瓣。

    他听见自己说:“花很漂亮。”

    将花瓣对准三日月的瞳眸:“和你的眼睛一样。”

    ——“真是迷人啊。”

    哦呀哦呀,这是被夸奖了吗?三日月微微睁大了那双投影着下弦之月的眼眸。

    从审神者手中取下花瓣按在掌心,“主上可是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人了。”

    他注视着晴明因为酒精而被染上了绯红的眼角和水光敛艳的眼睛,微凉的指尖抚上了脸颊。

    晴明有些不适的歪了歪头,银白色的发丝从肩头滑落到胸前。

    指尖从晴明的脸向下缓缓的移动,最后停在了脆弱的脖颈,带着让人战栗的触感。

    晴明不喜欢让人将自己脆弱的地方掌控。

    三日月宗近的指尖抵住那片白皙的肌肤,在晴明想要挥开他的手时,手掌一翻——“是花哦。”

    露出了藏在掌心的花瓣。

    “……”无言以对。

*

   撞见了全过程的大天狗觉得自己的翅膀都要炸了。

    那把可恶的刀,调戏了,自己追了好几年的人!

    虽然晴明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就对了。

    但是这能忍吗?这还能忍?!

    瞧见晴明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衫而返回本丸取了一件羽织的大天狗不由分说的挤进了三日月宗近和安倍晴明的中间。

    三日月宗近笑容不变。

    抖开手中的羽织,大天狗将其披在了安倍晴明的肩上。“初春乍暖,晴明大人要小心身体。”

    “……嗯”晴明浅浅的颔首应下。

    大天狗这才注意到对方红的不正常的脸颊。

    此时的阴阳师完全没有了素日里清冷高贵不食人间烟火的距离感。

    银白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俊逸的脸庞上泛着红晕,晴明的双眼一向是清醒锐利的,但此时,朦胧的水色笼罩了他的双眸,眼角的桃红更为他那形状本就魅人的眼型更添一份妖艳。

    这对比着实是十分强烈,此时的阴阳师更让人想要压在身下狠狠的侵犯。

    简直是……让人着迷。

    大天狗不太想让晴明的这番姿态让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瞧见。

    显然三日月宗近也是这样想的。

    “晴明大人,我来送你回去休息吧。”

    “主上,我随您一起回去吧。”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大天狗冷着脸看向了三日月宗近。对方那双绮丽的双眼,也正注视着自己。

    “哈哈哈,多管闲事的看门犬只会惹得主人徒添不快的哟?”三日月捏着袖角,掩面轻笑。

    “即使只是一条野犬,我也是晴明大人最信任的存在。”大天狗苍青色的眼眸是满满的不屑。

    “我会是保护主上的利刃。你是晴明的式神,却又不仅仅是他的式神。而我是他的利刃,也仅仅只属于他。”三日月宗近面色平静,笑容在不知不觉间消褪。他冷漠的说道。

    “哈?你这家伙……”大天狗气极反笑。

    “无所谓的争吵。”突如其来的白发赤角的妖怪打断了大天狗未完的话语。

    “喂,安倍晴明。你没事吧?”但他没有将视线分给其他两人,仅仅只是皱着眉语气恶劣的问着安倍晴明。

    “……啊?”

    茨木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当即拉起对方转身就走。

    麻烦死了,这家伙。到处沾花惹草。
    ……

*上篇完
*下篇高能预警
*甜死人不偿命
*鹤球深藏功与名

晴明:……啊?

评论(15)

热度(171)